生命科学绿

When i think about u,i think the colour of space

自 嗨 用

要萌蛇自 首先吹蛇吹自

*谢谢 @flanker 在评论里对文章的补充!
一直想写一篇蛇自来着,但每次要写都不知道该怎么写, 所以就去写斑柱了...蛇自现在的文基本风格都是怅然若失的原著向回忆
性格也是自来也和鸣人差不多 然后大蛇丸就是冷嘲热讽爱的深沉  ab对大蛇丸是怎么想的我不知道 反正他把大蛇丸塑造成了一个只追求忍术 常人难以理解 风格诡异  但思想好像很高深的样子
后来我看了一篇文 名字叫《大蛇丸为什么要制造巳月 他在追求什么》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虽然有蛇吹的嫌疑 并且我觉得ab画的时候一定没有这样想过)

*以下内容全部来源于原文:

在整个火影世界里,没有人能够达到大蛇丸的思想高度。晓追求统治,六道追求和平,火影们追求传承,鸣人追求嘴遁,啊不是,是用嘴巴和别人交流沟通。而这一切目标,说到底,无非就是自身物种的存续。

而只有大蛇丸同志,他的思考领域早已跳出了凡俗生物的范畴,他追求的是探索世界的真相。

大蛇丸同志一生尝试过五花八门的科研项目。咒印也好, 转生也好,人造人也好,看似繁乱,实则有一条清晰的脉络贯穿其中——
既然被上天选中,就要抛弃一切去找到这世上的真理。
有些人,永生的大蛇为什么还要制造后代?那是他们不明白,繁衍并不是目的,而是以这种返璞归真的方式,去探索生命的本源。
说得再直接一点,大蛇丸追求的,正是我们常说的终极命题: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我真想对这位伟大的科学家、哲学家、思想家说:这一刻,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但是很可惜,在这个中二泛滥的火影世界里,您还真的只能是一个人在战斗啊。
第一阶段:破解死亡。
大蛇丸同志的哲学境界,经历过多个阶段。
最启蒙的阶段,当然就是童年丧失双亲,对生死有了超越年龄的领悟。
然而有趣的是,与那些哭哭啼啼、要死要活要报仇的小屁孩儿们不同,小蛇丸并没有显得特别悲伤。相反,我认为更多的是一种困惑,对于生命本身的困惑。
天才不愧为天才,小蛇丸并没有被仇与恨这类低级趣味所禁锢,而是直接指向了问题的本质——为什么要有生和死?
生命如此脆弱,其存在的意义是什么?这生生死死的背后,其本质的源头又是什么?

自来也说:“大蛇丸从那以后开始研究禁术,是想见双亲?还是想对迫害双亲的木业复仇?”
我以为,自来也老湿的两个推测都是错误的。
老湿你是个好人,但老湿你对哲学问题的思考实在不够,人家蛇叔的格局和你真的是不一样啊。
——你看,小蛇丸在父母墓前,看着象征转生的白蛇皮。
这是悲伤吗?这是愤怒吗?
显然都不是啊~~这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啊~~

所以说,伟大的思想家必是伟大的蛇精病。
大蛇丸年纪轻轻,便轻松跳出了人世间的仇杀。他不憎恨仇人,不憎恨敌人,不憎恨世间的任何人。
生离死别的悲痛,反而将他带入了对生命本源的探索。
生命到底是什么?
在这生死循环的背后,世界的真相是什么?

在这个目睹了亲友死亡的时刻,大蛇丸同志在能力上和思想上刚刚起步,所以对于终极命题的探索,归结为了一个阶段性的目标:破解死亡 。
这,就是终极思考的第一阶段。

第二阶段:把一切纳入掌中
如果是我们普通人吧,成天瞎想想也就过去了。但是在火影世界里,为这个终极思考带来突破口的,正是所谓的禁术——秽土转生,及其他。
大蛇丸召唤过他的父母吗? 向他们询问过死后的世界吗?作者没有画,但读者心中想必都有答案。
可惜的是,一代人师猿飞并没有把握到问题的本质。男人想要追求真理,为什么要拒绝呢?
人体实验当然有悖道德,但如此巨大的科研价值,一竿子打翻真的好吗?难道就没有两全的办法吗?
这无疑又是一个争议话题,本文就不展开探讨了。

但问题是,当大蛇丸实现了转生、接近了永生之后,他找到了真相吗?
没有,仍旧是没有。

即便破解了死亡,却仍旧不明白为什么会死,更不明白为什么会生。 即便理解了背后的机理,却仍不明白其存在的理由。
这,正是科学家,在现有方法论下的局限性。你能够通过科学方法,推导重现出这个世界的运转规律,但是,你仍旧无法理解这规律背后的存在意义,无法理解这个世界诞生的理由。
我不禁想到了另一位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先生说过的话:
“I want to know how God created this world. I am not interested in this or that phenomenon, in the spectrum of this or that element. I want to know His thoughts, the rest are details.”
“我想知道神为什么创造了这个世界。我不关心这个或那个现象,也不关心这个或那个元素光谱。我想知道的是创造神的想法,其它的都只是细枝末节。” 

这一刻,大蛇丸与爱因斯坦进入了同一个思考领域,二维与三维的科学家们达到了精神的大和谐。

第一个阶段性目标已经达到了,下一步怎么办呢?
正是禁术为大蛇丸带来了第一次突破,所以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大蛇丸会对着君麻吕说:
“让我们把一切纳入掌中,然后再来见识一下这世上所谓的真理。”
人类无从知晓世界的真理到底是什么,于是便只能寄希望于一些有形的目标:学会所有知识(忍术),占据所有力量。
——把一切纳入掌中,这便是终极思考的第二阶段 。

但即便在这个无恶不作的阶段,你仍旧可以感受到,驱动大蛇丸的,更多的是“好奇” ,而非单纯的“欲望”。
比如,蛇叔对尾兽从来都没有表现出兴趣。也许在他看来,尾兽就只是纯粹的力量,对于终极思考并没有帮助。

很多反派人物,“永生”便是毕生的追求。很多反派人物,“永生”便是毕生的追求。
但是大蛇丸很明白,“永生”只是一种手段,为实现目标而必经的过程尔。
而事实上,在与君麻吕的对话中,你可以发现,大蛇丸并不眷恋生命:
“活着本没有意义,但是活着就会遇到美好的食物。”(大雾!)
我想,大蛇丸反而应该是那种人——朝闻道,夕死可矣。
经历生死 重新做人
戏剧性的是,对真理的探索并没有线性前进。第二阶段尚未完成,大蛇丸又迎来了另一个转折点。
从明面上,转折点出现在被佐助封印、被鼬杀死、又死而复生。
经历了生死,当然是一次重要的转折。但以蛇叔的境界,随便死一下就重新做人,你信吗?
我认为,真正的转折是另一个因素,那就是六道的出现。

在第二阶段,大蛇丸仍旧执迷于成为“究极的个体”,他认为这将能引领他走向下一境界。
但是,六道和辉夜娘娘的出现,却打破了他的幻想。
理由很简单,此二人已经实现了“究极的个体”。
一个比一个唬人的忍界之祖,一个比一个厉害的人间之神,他们知晓了世界的真相吗?
没有,仍旧是没有。

穷尽所有的忍术也好,创造忍术的起源也好,原本是个“遥不可及”的“阶段性”目标,值得奉献毕生精力。
但现在,这两个活了几千年、却还犯着中二病的实例已经放在面前,为你主动揭开了这层面纱。
然后大蛇丸往里看了一眼,大失所望。这并不是我想要的。
哪怕再奋斗几十年,最多也只能接近斑的境界,顶天了接近六道的境界,并永远不可能达到辉夜的境界。
并且,这一切仍没有什么卵用。

于是他便想开了。对写轮眼的执念,对所有忍术的执念,对掌握一切的执念,在这一刻,全都烟消云散。
大蛇丸终于明白了,得到了无限的寿命、得到了无上的力量,仍旧无法知晓世界的真相。
这一刻,抛下野心与执念,他当然也就不再是那个大反派了。
这,便意味着第二阶段的终结。

尝试“生”

那么,下一步是什么呢?
他已经破解了“死”,下一步,当然会想要尝试“生” 。
于是便诞生了三月。
人造人并不是目的,目的是造人本身。
大蛇丸已非常明白,即便拥有“创造生命的能力”,这并不是“创造生命的真相”。
如果他只想要一尊器皿,那大可不必演这一出肥皂剧。
他想要三月获得真正的生命。不止于物理上的生命,也包括精神上,真正的人生。

人造人,终究只是人类对创造神的模仿。
但是,当模仿到极致的那一刻,也许,便能够窥视到神的思维?

为什么要给三月生命,为什么要给三月自由?
我想,大蛇丸也许并不知道答案。
话说回来,神,又为什么要给人类生命,为什么要给人类自由?
——知道答案才怪了。所以,这才叫终极思考嘛。
We are trying to discover what the Lord thought; of course we miserably fail most of the time, but sometimes there is great satisfaction in seeing a little bit of the truth.
我们努力探索神的想法,无数时候,我们终将面临失败的痛苦;但偶尔,我们也会体验到无上的满足,那就是在目睹了些许真理的时刻。 ——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ABDUS SALAM 
祝蛇叔的科研之路永无止境。
或许身为凡夫俗子的我们并不能体会大蛇丸所追求的“生命意义”。
但如果我们从从他的视角去观察世界,亲身体验他身上每一次不凡的经历,是否也能够帮助我们更好的认清世界,更好地感受属于自己的生命意义?
(全文完)

接着说 这篇文的主要说明了一个观点就是大蛇丸首先是个哲学家再是一个科学家 科学技术只是为了帮助他认识世界
所以大蛇丸和佐助是不一样的 虽然他们都是在某一件事情上特别执着
佐助是带着仇恨活的 佐助一直都是很冷漠的那一种孩子 刚开始是除了复仇 对什么都完全不在乎 对比自己差的人理都不想理的 在鸣人还是吊车尾时期 第七班的三人关系都是小樱和佐助一起看不起鸣人 鸣人和小樱一起被佐助看不起
但大蛇丸就不是这样 他起码是性格正常 在这里我必须说一句 我觉得火影里面性格最不正常的两人就是佐助和鸣人 所以我一点都不萌佐鸣

再说一遍
大蛇丸性格正常
他没有嫌弃过小时候的自来也

再说一遍
他没有嫌弃过小时候的自来也(大蛇丸是一个平静理性的天才)

从自来也番外看 自来也 大蛇丸 纲手 三人之间还蛮熟的而且还很和谐(对 就是熟 因为第七班那三个真就他妈的不熟啊!可能是因为佐助出走的早吧)
自来也大晚上的喊大蛇丸 大蛇丸乖乖的就跟自来也走了 还有自来也叫大蛇丸帮忙去演戏 大蛇丸虽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做但还是答应了
ab在大蛇丸性格上真的处理的很好 就是他不是一个无情的人 也不是一个冷漠的人 他只是一个不懂人之常情的人 他有人天生的人性但后天的人情他完全不懂 因为他把他的时间全部用在科学上了啊喂!

斑追求和平 柱间追求和平 他们殊途同归
佐助只为报仇 鸣人只为追回佐助
你看这一代比一代眼界小

但大蛇丸和自来也很特殊 大蛇丸追求生命意义 自来也心系天下 但是 自来也不是有使命的人 因为他的徒弟是将会给忍界带来变革的人 是他的徒弟 不是他 所以自来也在大众眼里的意义可能在于培养了四代目和鸣人 自来也所做的就是贯彻自己的忍道以及他所拥有的优秀品质 坚强和毅力
大蛇丸和自来也追求的东西完全没有联系也不存在对立
就像他们对忍者的理解一样 一个是忍者是使用忍术的人 一个是忍者是忍耐的人
当时大蛇丸只是说 "看来我们的见解不一样。"
这样的两人 追求的这两种事情真的没有对错 也就没有什么误入歧途
大概就是我不了解你追求的 你也不了解我追求的 但我不会说你追求的东西不好  这种 (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 ab一看就不是这样想的)

可能是因为佐助追求的一看就是错的所以鸣人那么努力要追回佐助 但柱间和自来也对于追回斑和大蛇丸这件事没有和鸣人一样深的执念可能就是因为不觉得对方完全是错的

所以最让我不满意的就是自来也说过"没能阻止朋友误入歧途"。

拒绝回答四战时大蛇丸在传统意义上变好的问题

关于自来也和鸣人像  自来也小时候性格性格和鸣人是挺像 (结果相似 原因不同 鸣人是想得到大家的认同 因为他被村民嫌弃了 但自来也是因为没有目的 没有梦想 所以猿飞日斩给他展示了通灵术 小自来也就成功的被震撼了 傻孩子)
但我要说的是 自来也只是小时候和鸣人性格很像
他的大半辈子都是和鸣人不像的 !
所以写文怎么可以用一个人人生中前十年的设定来贯穿全文呢呢?!

不管是青年时期严肃认真有爱心有责任感有担当 当时的自来也帅啊prprpr(照顾长门他们三人 好温暖 果然有自来也的地方就是家啊)
还是中老年时期的自来也
那是真豪杰啊喂!  认真教导鸣人 有批评有鼓励 就像对孩子一样 大概就像那种说"小鬼 你过来"的那种大叔吧!(和鸣人的每次修行在我眼里都是带滤镜的)

可以说是因为长大了吧 性格多少要变得和小孩子时不一样

还有好色
自来也一大萌点啊!
所以我一直想些一篇这样性格的自来也和大蛇丸的故事

以下为@flanker 在评论里的补充
*其实,我觉得,反而要感谢岸本没有在三忍关系上着墨太多,不然的话,估计又会崩得像佐鸣那样纠缠不清,拉拉扯扯。我也不萌佐鸣,我觉得在他们的关系上,岸本没处理好,老是执着于想表现羁绊,但是没处理好,就显得太过了,其实前期鸣人的性格还是很正常的,从佐助出走之后就有问题了(据说是因为岸本前期有一个监督还是什么职位的人,此人为火影的剧情和人物设置把关,纠正了很多岸本原设想中的情节,从而保证了火影一开始就大热的局面,可是后来这个人走了,那个时候岸本也很出名了,后来填补这个职位的人,都因为岸本的名气,不再为岸本提意见,纠正他的问题,所以,“嘴遁鸣人”的梗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同时火影的质量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走下坡路的)
嗯嗯~我也觉得三忍组的创作空间挺大,只要不是无脑文,怎么写似乎都不会有违和感,另外,虽然在火影的众多CP中,虐心CP一大堆,但最虐的还是蛇自(或自蛇,我无所谓攻受,只要在一起都好),这对CP最大的虐点在于两个,一个是:自来也始终都是那个自来也,而大蛇丸在不同时期却是不同的大蛇丸~看过很多他俩的同人文,基本都是蛇叔的行为导致两人关系从甜变虐的,而原著中,也是由于蛇叔的叛变,导致三忍组最终的破裂(虽然其实我一直认为三忍最初出现裂痕是由于纲手患上恐血症而出走,但真正让这个组合崩塌的,还是蛇叔的叛变)~另一个是:自叔永远的死了,而蛇叔却要永远的活下去!这就虐大了!斑和柱间至少还都双双上天堂了,带土死了,卡卡西虽然活着,但还有凯皇陪伴他度过下半辈子,佐鸣就不说了~两个不回家的男人。唯有蛇自,一个要带着对另一个的思念永远地活下去!
我觉得我自己很找虐,火影中,高人气的官方天天撒糖的佐鸣(或鸣佐)我一点都不萌,对于蛇自(或自蛇)这样小众又虐心,原作者都不愿说太多的CP,我却偏偏喜欢,于是每次看他俩的片段,无论是同人还是原著,都被虐得不行,但我就是觉得好带感!(我是抖m体质吗?)
来自知乎的回答:矢作康介,火影初代编辑,他是促使火影忍者在中忍考试人气达到巅峰的一大功臣。可以说火影公认好看的部分都是在他的把关下诞生的,直到他在鼬佐之战后离开了岸本的漫画监督工作。岸本在访谈时候经常提到这位初代编辑的意见非常重要,而后来的新编辑在给岸本意见,岸本依旧坚持己见但唯独这位初代编辑的意见依旧牢记在心。火影也是从这位编辑离开后为分界点才开始质量直线下降,后来的编辑因为岸本是大牌而且名气高,不会对岸本的不合理剧情提出强硬的修改要求(尽可能顺从岸本那些不合理的剧情安排),而作者本人也不会像对待初代编辑那样的专业权威那样将后来新任的编辑的话放在心上。至于鸣人的嘴遁也是在这位编辑走后才有的事。也就是说我们很多时候第一部火影的人物互动能够精彩,也是有初代编辑自己强制岸本加进去的成分。火影可惜的地方就在于失去了一个能够挑岸本作品毛病的人。
哈哈,蛇叔身边的白毛这个梗真的很有意思~细数一下,蛇叔真的是被白毛包围了!(除了你说的那几位,还有蛇叔最崇拜的二代火影,扉间大大,也是白毛!第二次换身体时找的替代品幻幽丸,也是白毛)不知道是岸本有意为之还是纯属巧合! 虽然巳月在很多设定上看上去与兜更像,但我始终希望小巳月是自叔的种!而巳月他哥罗格,我觉得是扉间大人的!(长得神似啊!!!)
另外,把火影的动画拉通来看,我觉得蛇叔是喜欢自来也的,而自来也始终给他发一堆朋友卡,蛇叔叛逃后,自来也一遍追,一遍朝他扔朋友卡!并且把这项技能传承给了他徒弟(大雾)而且,除开腐的角度来讲,就原著本身而言,我也觉得蛇叔怎么看都不是直的!虽然很多人说蛇叔是潜心搞科研,无心感情,性冷淡而已,但我觉得也许是他把性取向埋得很深?
另外,我觉得相对起佐助,蛇叔的师友们似乎对他更宽容?对比一下:蛇叔叛逃时,已经是三忍之一,地位和威望以及掌握的情报都是十分重要的!他的叛逃对木叶来说打击巨大,按理来说,应该是终身通缉,活捉不到也要弄死带回来!但后来从中忍考试中红豆的口中可知,木叶已经对外宣布大蛇丸已死了!红豆还质问他为什么还要回来?也就是说如果不是蛇叔自己出现,木叶根本不会主动去抓捕蛇叔!要知道,晓组织都还一直在通缉蛇叔,而木叶却宣布他死了!这无疑是三代的命令!而自来也和纲手也没有特地去找过蛇叔,大家的态度基本就是:只要他没给木叶搞事,不产生危害,那也就随他去吧。但是,到了佐助这里,佐助当时只是个下忍,身份与重要性完全无法与当时的蛇叔相提并论,但从五代火影到小队伙伴,木叶上下似乎都一致要把佐助带回来!没有人问过佐助的想法,没有人想过佐助回来后会被怎么处置,总之就是“你是我的朋友!我一定要带你回去!”没有一个人试着去理解过他
所以,三忍组里,大家都有“道不同不相为谋”的觉悟,以及每个人都是独立人格不会强行干涉的恰到好处的距离感,即使自来也对纲手那么地钟爱,在纲手患上恐血症出走以后,自叔也没有去干预过她(如果放到七班身上,小樱换成纲手,鸣人换成自叔,估计鸣人又要死缠烂打加嘴遁,非要把小樱拉回来)~很多人说,鸣人非要带回佐助是因为佐助当时是去为蛇叔当容器,必死无疑!但后来佐助杀了蛇叔,并自己组建了鹰小队,这时他已经完全获得自由和主动权了!但鸣人仍坚持要带他回木叶,这就非常恶心了!哪怕真的换成爱情来说,我也无法忍受爱人强制性的管控!所以,我最爱三忍组就是这个原因~每个人都活得很独立,哪怕价值观不同,也会相互理解,互不干预

 

评论(5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