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科学绿

When i think about u,i think the colour of space

自 嗨 用

CP 大 乱 炖

【斑带】至于原因——第二章

       带土飞快的跑回斑的房间,用力地带上门。带土现在心怦怦直跳,喘着粗气。

      他觉得刚才好险,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卧室里黑黑的,没开灯。他摸索着找到床,扑上去,脸朝下趴着,全身放松地瘫在被子上。
     他听到床里的某个部件因为突然的撞击响了一声,大概是个弹簧吧,他想。

       就这样趴了一会儿,脸贴在枕头上,带土都快要把自己闷死了,可他就是想这样一直埋着头。最后甚至在和自己较劲一般:加油,再坚持一秒。
 

     呼。

      这次是真的不行了。他只好把头偏过去,鼻子就露在了外面。
    胸膛上下起伏,鼻子努力吸气呼气。好像还是不够。只好再把嘴巴张开。

      吸气呼气,心跳又开始剧烈起来了。
  

       把头侧过去的一刻,外界的新鲜空气朝他涌来,一切都是崭新浓烈的味道。

他闻到了斑的味道。

       斑的枕头上残留着斑洗发露的味道。

      想到斑,想到刚才饭桌上发生的那件事,想到他的事故,想到他在事故中去世的父母,如果他们现在那该有多好。

      带土又想哭了,都怪这味道。

      带土一晚上没睡着。

       斑本来是要去洗漱的,然后就听见了"哐当"一声,隔壁房间的门就关上了,里面窸窸窣窣了一阵,后来就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斑又在房间里等了一会儿才走出去。这时候整个房子都静悄悄的了。

       洗漱回来后斑躺在带土的床上,他要睡觉了,明天还有课。

      盖别人的被子让他觉得怪怪的,他索性不盖了。



第二天早上等斑来到饭桌前时,被妈妈告知带土已经走了,连饭都没吃。

"下次说话注意点。"斑妈妈说。



晚上斑放学回到家了,发现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班妈妈和斑爸爸在桌上留了张便条:"饭在冰箱里,自己拿出来热了吃。我们去找带土了。"

     

带土放学后不想回家。去哪里都行,就是不要去斑的家里了。

     为此,他专门承包了今天班里的值日,他差不多是全校最后几个离开的了。从校门口出来后,去哪里呢?

      带土选了一条和回家的路相反的路。那条路的路边有一个小河,他认得这是卡卡西家的方向。

       他倒不是要去找卡卡西,只是他在潜意识里不想走自己没走过的陌生的路。

     一直沿着那条河走,带土看见了在河边钓鱼的卡卡西。

       今天的卡卡西甚至变得没有以前那么讨厌了。大概就是"生无可恋后发现天啊这里有一个我的朋友,我认识的人,我和这讨厌世界的最后联系"。

       他朝卡卡西大喊"我来啦",卡卡西一回头面无表情的说:"离远点,鱼都被吓跑了。"

       带土真的在离卡卡西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停下了。带土不想妨碍别人,带土也一直憧憬着被人需要的时候。

      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卡卡西钓到了鱼。他看见卡卡西起身,收起渔具。他也从地上"腾"的一下起来,他伸出手想拦住卡卡西,问他要去哪里,然后他又想到人家当然是回家啦你这个白痴怎么这么蠢啊,他在心里骂自己。然后他把伸出去的胳膊放下来,就像是放走了一辆车一样,卡卡西从他前面过去。

这胳膊以后能不能拦下什么,这双手以后能不能抓住什么?

      卡卡西回家了。
      他现在该干什么呢。

       带土忽然焦虑起来,斑的父母如果还没有在家等到他,那会怎么样呢?他们会为我着急的。

那我现在还是赶紧回家。

可是怎么可以轻易动摇志向呢?
破罐子破摔好了。
说不回家就真的不回家。

     



     天都快黑了。忽然有一道光照过来,那是一辆车的车灯。然后从车上下来了人,等那人渐渐走进,带土看清了,是斑妈妈。

       在河边吹了几个小时冷风,在这个一个人都没有的地方看着天慢慢变暗,这是比昨天晚上更糟糕的经历。
   最糟糕的是,他自己想斩断联系,可是他发现自己离不开这些联系。

       在看见斑妈妈的那一刻,他之前的种种情绪和想法一下子都没有了。他飞快的奔过去,斑妈妈狠狠地抱住了他。

斑妈妈好像快哭了。
原来这世界上也有和他一样爱哭的人。












*没有评论我的心会很痛很痛
*上一章有三千多字,但是很少评论也很少小心心
是因为什么问题呢 大家可以在评论里告诉我吗...

是因为故事不刺激语言太平淡吗...还是设定不喜欢....

评论(14)

热度(30)